她半开玩笑地说,那老母猪领着那群猪仔追仇气到了村头

日期: 2020-03-23 03:05 浏览次数 :

  她深情地看着一棵翠绿茁壮的玉米,他则钻进了玉米地里,玉米叶触摸着他的肌肤,他觉得很是受用。他回过头,一下子将她也拉了进来,他们一直往前走,他用手为她抵挡肆意生长的叶子,为她开辟出了一条路。

家乡某村有户姓仇的大户,依仗自家人多势众,在八八年之前的自家村子里是横行霸道,胡作非为。经常明偷暗抢邻居家的鸡鸭鹅和粮食作物。就连烧饭用的柴火,这仇家人也是瞅眼不见就偷别人家的烧。总之就是本村当人头、出村当王八的鸡鸣狗盗之辈。八八年之后,一是因国家法律的普及完善,二是因仇家几十年的所作所为终引起了全村人的共愤,所以经过两场全村人和仇家的火拼后,仇家从此一蹶不振,多少有点老老实实的做起了规矩人。 故事发生在八一年秋的一天夜晚,明月当空之时。仇家二十多岁的大儿子仇气,和往日一样出了村子,又准备去谁家地里偷玉米了。每到秋天收获季节,这仇家人总会夜夜到别人家的庄稼地里偷玉米和花生。 仇气借着月光找到了一块玉米棒子特别大的玉米地,确定周围无人后走了进去。他掏出怀里的化肥袋子,刚掰了一个玉米棒子塞进袋子里,忽然听到玉米地里也有人掰了一个玉米棒子的动静。好象已经有人在这块地里偷玉米了。仇气一惊,当下宁神静气,竖起了耳朵。奇怪的是那动静好象也发现了仇气,仇气不出声了,他也不出声了。 仇气以为自己多心了,又掰了一个玉米棒子塞进袋子。可分明又听到身边不远处那声音也又掰了一个玉米棒子。仇气以为是人,低声问了一句“谁”,但却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仇气留着神再掰了一个玉米棒子,那声音果然随着他再掰了一个玉米棒子。仇气再问了一声,还是无人回答。这下仇气有点害怕了,刚小心翼翼的退出玉米地不远,就听玉米地里“呼啦啦”一阵声响。月光下,一个黑乎乎、两扇门板般大小的老母猪、领着一群猪仔冲出玉米地,向仇气追了过来。 大的老母猪也不过一千来斤、一扇门板大小。可这个老母猪足有三千斤上下,而且跑动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那群猪仔,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也不知是仇气看花了眼、还是真的,那老母猪和那群猪仔忽然间都褪去了那层毛皮。浑身血淋淋的扑向了仇气! 仇气“妈呀”一声扔掉袋子,晕头转向、没死了命的狂奔起来。一边狂奔,一边没了人腔的哭爹喊娘!那老母猪领着那群猪仔追仇气到了村头,眼看就要追上仇气时,见很多人惊醒后拥出了村子,在众人眼前一回头,突然的就无影无踪! 再说仇气,已昏死在他爹的怀里。醒来后昏昏沉沉病了一个多月才死里逃生。从此以后,仇气再也不敢在夜里偷东西了,连夜路都很少走了。更主要的是仇气从此再也没有剥过一次猪皮了--为什么这样说呢?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以前,杀猪退毛,还没听说过杀猪剥皮的。说起仇气的剥猪皮,实在叫人不忍开口。那年,邻居家的老母猪病死圈中。邻居念老母猪为自家产了一生的猪仔,不忍再吃它,于是就把它丢在了村外的水沟里。不巧此事被仇气撞见,他毫不犹豫的把老母猪扛回了家。那邻居虽然不忍自家死猪有如此劫难,奈何斗不过仇家,只好敢怒不敢言的任仇气去了。 仇气烧了滚水,找了刮铲,无奈老母猪年老毛硬,刮了几遍,猪毛仍旧刮不尽。于是仇气就想了个剥皮的法,用利刃将老母猪的整个外皮给剥了一层。那被剥了皮的老母猪浑身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目睹。 也许剥了皮的猪肉真的好吃,自此后仇气家年年都要捡几头死猪、或杀几头猪剥皮而食。于是,仇气残忍剥猪皮的事情传扬开来。 仇气遇鬼的故事有人说是应了那句老话,‘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的’。也有人说是仇气残忍不仁,当年的那头老母猪阴魂不散,领着被仇气剥过皮的猪们来找他算帐的。 当我听了这个故事后,决定在本篇故事的结尾留下这么一句话:有些畜牲你可以杀它、可以吃它,但不可以违背惯例、残忍不仁的想着法糟践它。否则,你也会遭遇恶运的!

还行,还行。

来到地头,我没敢在路边下手,怕路边遇到偷菜“同行”而尴尬万分。

这个一个很普通的“国庆节”,但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国庆节”,因为我用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践行着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承诺。

  五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门口那棵苍老遒劲的老槐树稍稍扭动一下身躯,泛着金光的叶子翻起筋斗缓缓着地。山岗上,田野里,大片大片的农作物仿佛开始燃烧,红得热烈,紫得氤氲,黄得耀眼,这些颜色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巨大的油画。青纱帐里,果实压弯站了一个夏季的茎秆,也把农人的肩膀压得瓷瓷实实,就连梦都变得沉甸甸的。

可要不是爷爷帮忙,我哪会这么顺利地回到家里!”

我俩一边干活、一边说话,他教我怎么干农活、怎么种庄家,还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夕阳西下,金色的夕阳照在老人饱含沧桑、布满皱纹的脸上,但他的模样多了几分慈祥。我觉得他很渺小,就像一片普通秋黄的树叶;突然我觉得他又很伟大,就像中国亿万勤劳、智慧、善良群众的缩影。我看到他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我也笑了,我默默的注视着他,内心暗暗地说:祝您国庆快乐,健康长寿,也祝自己国庆快乐。

  他和她在网上已经交往一年多了,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每次只是喝喝茶,聊聊天,然而,情意就在你一言,我一语中慢慢滋长。情这个东西,是无孔不入的。情到浓时,总是情不自禁,如果几日不见,他们便彼此想念的要命。

你这块地收成不错啊!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天晚上我千方百计说服母亲,决定加入到偷玉米的行列中去。

要想做好“四群”教育工作,必须要提高思想认识、转变思想观念、创新工作方法,用实际行动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

  三

山脚下的玉米地也按捺不住了。一身绿色的戎装渐渐褪去,换成与季节相符的金黄色。大概它们觉得这样便于隐藏,只是腰间饱满的玉米棒子暴露了它们的心事。亮灿灿的玉米粒偶露峥嵘,在阳光下,一道道金光从田野里迸出,发出珠玉般诱人的颜色。

我背着背篓在前面快步朝前走,爷爷紧紧跟在我身后,用双手托着背篓底,所以满满几十斤重的玉米棒子在我身上似乎只有几两重。

矣纳社区矣纳寨村民李玉清,今年63岁,儿女已成家分开过日子,都在昆明或外地工作,现老两口一起生活,老伴身体不好并且还带领着2岁半外孙女。李玉清家有7亩多地,其中4亩山地种的是板栗树和滇浦树、3亩多旱地种的是玉米,眼看玉米已经成熟,儿女在外工作,没人来帮他收玉米,李玉清老人非常着急,总怕辛辛苦苦种的玉米烂在地里。

  我想你了,我想见你。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没有见到他,她终于忍不住给他在QQ里留了言。她因为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变得神情恍惚,无心工作。于是,就在QQ里留言说,她会在三日后的午后在尚德广场上背着画架等他,如果见不到他,她将再也不理他了。

农人粗壮的大手攥住几根芝麻秆,轻轻一提,它们顿时被拔出土层。尽管根部带着一坨土坷垃,但很显然,满怀心事的芝麻荚占了上风,把整株枝干都拖倒在地。先别急,让那些带着湿气的土坷垃在太阳下晾一晾,阳光和劲道的风会把湿气带走,然后再用锄头轻轻一叩,泥块就会立即散落开来。芝麻荚里也有早熟的,它们耐不住寂寞,抢在收获之前就咧开了嘴,露出里面饱满的芝麻籽,簇拥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外面炙热的阳光、急促的风,还有千万个和自家一模一样的“房子”。农人弯下腰来,嘴对着咧开的芝麻荚轻轻一吸,油滑的芝麻籽便钻进口里。牙齿轻合,醇烈的香味弥漫开来。咯吱咯吱,牙床碾压芝麻的声音一阵一阵顺着腮帮敲打着农人的耳膜,成了他们掂量秋季收成好坏的鼓点。油渍从嘴角溢出,亮晃晃的。在和路人搭讪时,明亮的咀嚼声和晃眼的油渍成了他们外露的资本。大家都是庄稼把式,一眼便看出了门道。

那时我们家有兄弟姐妹7人,加上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全家老少共11口人,因为人口多,平时本来就紧张的粮食到了青黄不接时就成了我们家的头等大事。

我们到地里后,先掰玉米棒子。刚开始的时候,我掰的比较慢,李玉清老人耐心的一边示范一边的对我说:“掰玉米的时候要两只手要配合好,左手扶着玉米杆和玉米棒子的结合部,右手握紧玉米棒子向下用力,掰下来顺势放在身后的背篓里,最主要的是不要急,也不要慌,动作紧凑连贯就好了。”我按照老人的方法反复练习,慢慢的,我比他掰的还要快。我与老人商量说:“老人家,你养的牛你熟悉,你负责往家运玉米棒子,我继续留在田里掰玉米,等你回来我基本又掰一车了,这样会更快些”。我们两个分工合作,我掰他运,不到中午一点,3亩多玉米全部掰完运完。

  二

刺啦,刺啦。剥玉米壳的声音继续在村子上空飘荡,伴着这明亮的响声,村庄正孕育着一个殷实又灿烂的梦。

母亲看了看我瘦小的身子,犹豫了很久,为了生计最终一咬牙,同意了我的请求。

简单吃完中午饭后,还不到下午两点半,我们又到地里继续干活,下午的任务是砍玉米杆和捆玉米杆。砍玉米杆动作要领是:左手抓紧玉米杆,右手握着镰刀从地面10厘米处砍断,砍下的玉米杆整齐的放在地上即可。我问李玉清老人家,砍下来的玉米杆有什么用?为什么要把玉米的根留在地里面,会不会影响秋季的种植?他说“不会,这样做一点都不会浪费。玉米可以卖钱,玉米杆可以喂牛,它是很好的饲料,玉米根抛出来晒干可以当烧柴”。

  一

秋天的时候,山岗上一个个芝麻垛像士兵一样,威严肃穆,英气逼人,它们俯览着整个田野,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过往的大雁何时启程。阳光里,芝麻荚炸裂的声音像是铿锵的鼓点,咧开的嘴巴把本就丰饶的大地装扮得有些俏皮。忙碌的农人们直起腰,眼光瞅过来,看到这一个个喜庆的笑脸,一身的酸胀和疲惫就淹没在这喜悦之中。

谁知这一看不要紧,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上。

听说李玉清的情况后,作为社区常务书记的我,不可能不闻不问。10月1日,一大早就到李玉清家,直接告诉老人,我想办他收玉米。老人听后,感觉很惊讶,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帮他下地干活收玉米,但我看得出他非常需要帮助,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罢了。为了打消老人的不自然,我很诚恳地说:“老人家,你的情况我听说了,我是真心诚意来给你干活的,我虽然没干过农活,但两个人干活总比一个人干活快吧?抓紧时间把玉米棒子拉回家,就不怕下雨了”。他听了我的话后再也没说什么。

  走出青纱帐的时候,他用一个塑料袋包裹了二百元钱挂在了一棵玉米秸上,他要将这钱赔偿给玉米地的主人,因为他们毕竟踩倒了数颗玉米,又掰了人家十几个玉米棒子。

月影依稀的时候,玉米叶上有一层细细的露水,白天奓起的叶子此时温顺多了。有细碎的脚步踩着月光走过来,农人们一身银色,肩上、背上扛着担子或者背篓,身后照例跟着一头老牛或者几只睡眼惺忪的山羊。

子夜时分,我背着小背篓,母亲把我送到门口,她先悄悄来到门外四下看了看,确信清冷的街道上并无一人,这才让我走出了家门。

  他喜欢和她在一起,以至于他的妻子提出离婚时,他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他在车内出神地望着他,心思逐渐飘远。

太阳终于还是跳了出来,田野里昨天还直挺的玉米秆已经全部匍匐在地,一行一行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地中间的玉米棒子像小山一样,细看还有细雾在周围环绕。女人用背篓,男子用挑担,开始把这些玉米往家里搬。咯吱咯吱的扁担声和吱呀吱呀的背篓声流淌在晨霭里,这是秋季里悦耳的声调。

有爷爷在我身边,我悬在半空的心一下子落到实处,浑身感到有说不出的轻松。

图片 1

玉米地远看影影绰绰,只有到跟前才看得清楚,安置好牛羊,农人们便开始掰玉米。那些玉米棒子倔强地仰着头,女人背着背篓穿行在玉米林里,抓住玉米棒的中间,朝下使劲一掰,“咔嚓”一声脆响,唤醒整个田野;再顺势一扭,硕大的玉米棒就彻底脱离母体。栖息在玉米秆上的小鸟吓得一个趔趄,拍打着翅膀迅速逃走。玉米林里,响声大作,熟睡的兔子、田鼠和野鸡仓惶起身,不时撞击着玉米秆,哗哗哗响声一片,引得地边的老牛和山羊都怔住了,支起耳朵,辨别着声音的来源。农人们没工夫理会这些,手上并没有停下来。女人把掰下的玉米朝脑后一丢,像长了眼似的,玉米翻滚着飞进背篓。

少背一些回去,我实在不甘心,我总不能天天晚上出来偷玉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