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静香听到小宇二字,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

日期: 2020-03-25 00:27 浏览次数 :

我没有质问沧未为什么和小米分手,我像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和沧未继续吃饭,每天我都在等待那样的时刻,在那样一个只属于我们的角落里,吃饭聊天,说说笑笑,谈那些落了灰的理想,谈那些没有边际的过去和未来。

这一定要发生在阳春三月,不然,纷飞的柳絮怎的就迷离了人的眼睛和心神。高脚竹楼的小窗里,一慵懒妆容的女子倚着,她眼神倦怠,却含着流光的期盼,绝不能炯炯的闪光,那样总会让我在情长和坚贞上加疑,毕竟是听过那么多达达的马蹄声,目送过如此多匆匆的过客,她的心里没有半点酸楚与动摇,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漂亮的眼睛

成一柄亦刚亦柔的长剑。

“我们怎么就不配了。允恩笨,艳菲儿水平低,罗君太男人,其他的,还是好好学习吧!哈哈……”小宇说完,关掉了灯。

最后,小米没有再央求我,因为她终于觉得我的八页情书也不能俘获沧未的心。她感叹地说:“牵了手,他却从不知道我是谁……”

她就这样孤高傲立的走过人群,走过旁人的纷扰,把他人的奚落,看客的取笑统统抛在了脑后,不低头,不垂手,不敛容,我依旧保持着初见你时的姿容,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你见或不见,我都在等你,路上旅人踏踏行,我的门扉,只为你一人开启......

12.为你,千千万万遍 (追风筝的人)

——林白《过程》

“好!排除允恩,我猜是罗君。”李子杰很肯定的说。

沧未说。

这样清高孤傲的女子,我在宋词的笔墨里已见过,那是李重远遇见的梨花雨,“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不过是民国的旗袍换成了宋朝的衣裙,女子的油头改成了宋女的挽髻,可等待的心情不变,想念的真情不渝,我在这里守候,只是想让你知道你走过的路上还有人在等你,等你回头......这份深情掩埋于心底,不向他人语......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林徽因《一首桃花》

“算了,也都别猜了。那情书啊,是顿静香写的,我今天走的迟,发现的。果然在你书里。”吕波自信满满。

清莲。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4.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小李子,看到了吧。人家收到的情书太多了,所以你看,白高兴了吧。”金海澄瞥了他一眼,打趣的说。

我真的仅仅多看了两眼,可是就是这两眼的时间,我的午饭全部打翻在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一个家伙身上。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14.像他那样的人

——林清玄《路上的情书 》

“你先猜,小宇分析。”李子杰提议。

我愣住。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11.我是你路上最后的一个过客,最后的一个春天,最后的一场雪,最后的一次求生的战争。

得到秋天的走向

“哇,好幸福,我一觉都睡醒了,你们还没折腾完啊!”吕波伸了个懒腰,打开了灯。

我说。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写完后,她将那张花纹美丽的纸折起来,夹在了书里。

他什么也没说,拉起我的手,像风一样飞奔。

“杨花落尽子规啼”,要是伴着几声布谷鸟的鸣叫,那真是最好不过了,“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这声声呼唤,是否也传入了他的耳朵里哪?他会不会也这样想我,会不会想起有座他曾来过的城,城中有人在等他......看来没有,不然也不会被那路人取笑了,“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当年,也是这样杏花春雨的季节,你打马而过,我窗扉轻启,笑问客从何处来,你答不是过客,亦非归人......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就这样六月到了

“我说嘛,果然有问题。小宇,哎!小宇,有人给你写情书啦。”李子杰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举着那张纸,虔诚的读了一句,瞬间心都暖化了。

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愿有一个王子,一个如你一般的王子,在微风清凉的黄昏里为我摘一朵莲,一朵盛开的莲。

到最后,女子闭了窗扉,掩了柴门,任凭雨打屋檐,任凭跫音踏踏,更深篱落,一盏孤灯,换装散发的女子一竖玉箫,袅袅飘出一曲春江花月夜,曲毕,灯灭,呼风,冷夜......

(《朱生豪情书》)

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

此时,颖儿正在和谁聊天,打字的速度实在快到不行。大家都已经熟睡了,艳菲儿还醒着。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闭上眼,又念了一遍这首诗,似乎这样的情景更美些:夕阳欲颓,天边被晚霞染红,泛着水光的青石板上沾着点点杏红,在青石巷的尽头,一女子不疾不徐款款而来,她撑着油纸伞,最好不要,着素雅衣裙,洁面清秀,但又最好是艳丽华服,妆容精致,但无论怎样她的脚步都是坚定的,眼神是温润的,路上的行人因她回首,她却不为任何人回眸,东风不来,春帷为谁揭?

(保尔·艾吕雅)

我打江南走过

二人争论了很久,忽然李子杰说:“大概是洛伊,他们俩都热爱艺术,在一起才配!”

一周后,我终于开口问沧未:“你有女朋友了吗?应该没有吧?我看你一直一个人。”

       我打江南走过

13.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干嘛呀!我们要睡了。”李子杰一脸丧气。

直到沧未和小米的恋爱持续了两周的样子,小米忽然又叫我帮她写情书。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图片 1

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

他脸上表情特别丰富,“算了。又不是写给我的。你自己看吧。”他失落的躺在床上。

当小米拿到我帮她写的那封情书时,激动得看着我。她当然不是因为我帮她写情书而激动,而是因为我写了整整八页而激动。她从没有收到过长达八页的情书,更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情书。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图片 2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她很喜欢小宇,在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

我心里隐隐有些快乐,也有些悲伤。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7.这样看你,用所有眼睛和所有距离, 就像风住了, 风又起 (冯唐)

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

小宇随便看了一下,然后扔在了床上。

沧未是我学长,和我的生活里任何一个环节都相隔甚远,除了食堂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几乎每天在食堂遇见,因为我们每天都去同样的位置吃饭。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

那三月里迟来的闪光的日子。

“切,如果笑能代表什么,那么艳菲儿还不爱死小宇了,我每次转过去都能看见她盯着小宇笑,简直是掉进蜜糖里了。”

依然记得那个面孔沉静中透着张扬的男孩,他在夏日里微笑地看向我,那时黄昏已近,有很多飞鸟从四面八方散开,为寻一处最温暖的栖息地。

明朝懒起画蛾眉,窗外马蹄声渐近,女子轻启窗扉,笑问客从何处来,“不是归人,亦非过客”......

(三毛)

处处芬芳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实话说啊,你一个男生,有必要用那么花哨的纸张吗,而且还挺贵的。”李子杰看着那纸,忽然伸手去拿。

谢谢你陪我走这么远,在遇见你之前,(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我抑郁到快要看心理医生。你总是笑得很甜美,好像什么都会过去。你为小米写的情书,记录了那么多我们一起经历的故事,我才知道,那些微小如此美好。

8.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犹如梦中

“是啊,小宇,说说你的想法,虽然我不知道谁写给你的,但是你心里什么感觉,可以分享一下吧!”李子杰想,应该是艳菲儿,可是一想到艳菲儿喜欢他,自己心里就特别难过,像是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这一季的莲花,这一季慌忙的青春,正如郑愁予的《错误》:

(贝西)

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小宇则一言不发,认真的攻克作业上的难题。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这正是我在你脸上所看到的

书掉到了地上,金海澄又生气了。李子杰赶紧捡起来,这时一张漂亮的纸从书页中掉出来。

我已经开心到忘乎所以,我已经开心到即使失去所有也无所遗憾。

6.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你在,我就敢。(王小波)

在春天三月的夜晚,

“我猜是允恩。”金海澄眼神认真。

认识沧未的情节有些老套,可是生活很多时候不都是老套的吗?只是我的老套里还带着点滑稽。

经常眺望远方

——余秀华《但是,我不知道》

“那我还和罗君很配呢!我看宏才跟洛伊配呢,二人都是那样多情的人,最是如胶似漆呢(如果在一起的话)。小宇,和洛伊不能配……”金海澄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