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的吸血蝙蝠挥动着翅膀穷追不舍,好像都不适用呢

日期: 2020-03-25 00:27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摘要: 你怎么一个事情老是问,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跟商语前世是很恩爱的一对情侣,因为商语家里穷,你爸妈反对,你们假如不能在一起,就死也要死在一起,于是约好双手双跳河自己尽,当你们被救起时,商语死了,你活了 ...

图片 3

  天气好像是在立夏之后便倏地炎热起来,天空高远,阳光明媚,清风和煦。街边的树渐渐蓬勃生长为绿色的海洋,从一个街口望向另一个街口,远处,只剩下点点绿色交汇。
  巷子里很静,很少有人过往,寻常小镇向来都是如此。
  记得,我就是在这样一片葱郁与宁静里遇见了你。以致于,现在,当我走进这个场景,恍惚间觉得,你会在下一个转角口出现。
  当然,这已是不可能的了。
  人们说时间是最伟大的幻术师,无论多么绵长的疼痛,多么深刻的记忆,都会被它抚平。但是这些对于我来说,好像都不适用呢,因为无论相距多远,相隔多久,我都可以回想起你,以及关乎你的一切。它们就像是一幅幅生动的素描画,映刻在脑海中。
  回到小楼,我推开隔楼的门,看见小窗开着,风过无痕,但是你挂在窗棂上的风铃却叮叮咚咚响不停。
  你知道吗?时光竟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迹,一切都如我多年前离开时所熟稔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像站在一张泛黄的旧照片里,恍如隔世,在这一刻,是特别恰当的词语。-
  十年的时间,我走过了塞纳河的左岸,凝视过夕阳中的叹息桥,仰望过细雨连绵里的大本钟……我辗转于世界的各个城市,企图在你向往的地方寻找到你的踪迹。然而在我们说好一起游览的城市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
  我躺在床上,连日地旅行让我很享受现在的悠闲,黄昏的微弱光线使房间大部分都处在夜晚来临前的阴暗里。如此,半睡半醒,我的意识也游离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你在窗棂上挂风铃做什么?”我不解地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你,说实话,你串的风铃真的无法用漂亮精致来形容。
  “留住风的气息…”你转过头调皮地一笑,然后继续专注于手里的工作,十七岁,年轻所以偏执。
  “你还真有诗意,吵死了都。”
  “你有点情调好不好?”你转身摆出一个“杨二嫂”似的姿势,佯装生气地说。
  我拉起被子盖住头,以减轻风铃带给我的困扰。
  “喂!起来了!”
  “干嘛?”
  “你先起来。”
  “说吧。”我极不情愿地坐起来,瞪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你。
  “呃…”你支支吾吾没有下文。
  “你没有事,对不对?”

图片摄影:大鼻子王[授权基于C00协议]

目录:不长不短,刚好刻骨铭心

“你怎么一个事情老是问,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跟商语前世是很恩爱的一对情侣,因为商语家里穷,你爸妈反对,你们假如不能在一起,就死也要死在一起,于是约好双手双跳河自己尽,当你们被救起时,商语死了,你活了下来,但你失去了记忆,商语恨你,为什么没有和他一起死,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去投胎,就是为了等你,杀你是要接近你,逼你告诉他,为什么你没有实现当初的络言一起死去。”欧阳美子闭着眼边在运气,要运好足够的气,等会还施法送她们回去。“那你什么救我们。”殷雪

1:◎今夜,月亮被瓜分

图片 4

文字/好痛

上一章:吸血蝙蝠

“你和杜依凤的父母曾救过我,我本是梦境界里法师和现实人所生的孩子,你们的爸妈为了不让我死,本都是梦境界的仙员一族,但为了我,他们被贬下人间做凡人,而且是做失败的人,不管他们做什么生意都会失败,因为被总尊师施了咒语。”欧阳美子

道过晚安后,帘里帘外

  “你看天气这么好,就不要赖在床上了,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不去。”昨天陪你串风铃一直熬到半夜,今天当然要好好睡一觉。
  “去嘛,我一个人出去很无聊的。”你撒娇地摇晃我的手臂。
  “乖啦,不要闹。”
  “你真的不去?”
  “不去。”
  “哼~我要把你送给我的手链扔进荷花池。”
  “嗯~嗯~”我当然知道,你不舍得的。
  门轻轻地被带上,我想你是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你都没有回来,我睁开眼睛,朦胧的月色中,窗边站着一个人,我知道,那是你最好的朋友,水含。
  “子苏。”她缓缓念你的名字。
  我倚墙坐着,胸口闷闷的,思绪还沉浸在梦境中。我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每天只是在梦里看见你,随即又在梦醒之后独自面对冗长的黑夜,其实,我还是忍不住难过。
  “子苏,你醒醒吧!”水含提高了音量,她走过来扳住我的肩膀。
  “水含,你说什么啊,子苏…”我干涩地笑了笑,再也发不出声音,不知是月色照映的缘故,还是其他,镜子里我的脸色异常苍白。
  “凌辰他死了!已经十年了!你别再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
  “不!水含…我求你,求你别说了…”我声斯力竭地喊。
  “他死了!真的死了。”
  “我知道,水含…”我低下头,摘下头上的帽子,挽起的长发顺势散开,挡住了我的脸和溢出眼角的泪,
  “可是我多么希望死去的是我啊!是我害死了他啊…”
  我抱住水含,失声恸哭。
  是的,我是桑子苏,不是凌辰。十年前我任性地把手链扔下荷花池,而凌辰找回了手链却再也没有醒来。我不相信他死了,他答应过我,会一直站在我的左右,陪我到最后的最后。所以,他怎么可以死呢?
  于是,我穿着他曾经穿过的衣服,做他曾经做过的事,去我们曾经说好一起去的地方。把我无法忍耐的悲伤让“他”代替我承受。只当消失的是女孩桑子苏,而不是男孩凌辰。我欺骗自己,说他没有死,他一直都在。
  可是,他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真的永远违背了我们的约定。
  夜深了,风凛冽起来,风铃摇晃着,终于,珠线断落,琉璃珠片散落一地,满是碎片。
  十年,琉璃落。
  ——后记
  一遍一遍地,走过我们走过的街道,去做我们做过的事,回想我们还来不及实现的诺言。直到,我对它们都有了免疫力,不再心痛,不再感怀。
  辰,我好想你。


文/陈康慧

“这样啊!怪说不得我爸爸前段时间炒股总是叠。”杜依凤

月色与梦境,各怀心事

街口不多时就会有阵风溜过,过路的人倒是没有多少。一些枯叶和烟头被游手好闲的风踢成一堆,一只狗小跑过来,在这一堆闻一闻,又抬起头,想些什么,然后小跑向下一堆。没一会,狗影子便远不可见,一切又都停住了,叫太阳不知道该挪快点还是慢点。

夜色中,辰宇提着刀拉着夏琉璃的手拼命的奔跑中,身后的吸血蝙蝠挥动着翅膀穷追不舍,发出吱吱的叫声。

“原来如此啊!”殷雪

枯萎的玫瑰花,在瓶子里呻吟

 

可街口的每方砖、每杆路灯都在这呆了太久,他们就那样睁眼看着,死盯着街口的一切,不说话,一直在心里想着。他们心里慢慢也就都有了表,分毫不差地走,时间老老实实在他们体内流着。

夏琉璃气喘吁吁的被辰宇拖着往前跑着,茂盛的草丛不断的擦过她的脸頬,划出一道道细长的血痕。

“快点准备吧!易冰寒是暂时被甩掉了,可是一会商语追来了就不好办了。”欧阳美子“梦境,你做好准备。”

绿的,黄的,一些词语跳出脑海

街口的地面都是青色,没有一方砖敢特立独行,街口的墙是土色,一眼就瞧出来是上了年纪,街口唯有电话亭鲜红,妖艳得夺去所有目光。电话亭已经许久没吞过人了,上次有人进去怕是得按年数。很久前,电话亭进进出出的人多,但它和街口的其他一般破烂,慢慢的,再没什么人进去打电话了,但反倒是来了穿制服的,给它刷得里里外外朱红鲜亮。

但此时她早已不记得疼痛了,只想着逃命,她必须得活下来。

“殷立,你看这两个孩子怎么办啊!天天是叫也叫不醒,好像不认识我们了,请了好多法师都不管用,这两个孩子这十几天就重复几个动作,醒来就是吃饭,吃了就是睡觉,也不说话,好奇怪!”殷雪的妈妈柯心莲很着急的说。

散落地面,无法入诗

这是下午两点半,所有的砖和路灯都知道。打老远来了几个人,衣服随意披着,是统一的制服。街角生气少,凡是什么活物都会被齐刷刷盯着,他们脸晒得黑,太阳大,擦汗,相互不言语。有阵风先他们而过,风不急,他们更缓,每边的眼角都被太阳刺得塌了,走在前头的把烟头随手扔了,后一个正好踩灭,走在前头的把最后一肺子烟吐出,后面的挨个撞满脸。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身后的吸血蝙蝠突然没了声音,前方隐约看到有一大片明亮亮的火光。

“要不,你去请殷雪的同学商语来看看,他以前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一定能帮她们俩醒来。”柯心莲

隔着寒凉的风,半阙明月里

每方砖、每杆路灯都在慢慢等,已经没有什么好让他们着急,终于他们一点点把那几个人等到了。他们看到那几个人在电话亭边驻足停下了,又都擦汗,为首的笔画两下,说就这了,最后的小子说好嘞,然后把肩上搭着的衣服套在赤着的上身。他们忽然感觉到震动,那几个人齐着把电话亭掀起一边,其中一个说哥几个撑住了,然后撒了手,在电话亭地底下扒了几下,拽出一个长包袱。那几个人见了包袱,喊了一二三同时撒手,电话亭砸回地面,四脚踩稳不见摇晃。

辰宇这才停下了脚步声,转过身来看着夏琉璃说道:“琉璃,你还好吗?我们就快回去了。”他的额角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跑得这么快过,身后牵着的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命啊。他又怎敢输掉这个赌注?

“商语啊!你是殷雪从小说学到大学的同学,你对修仙术那方面也有一定的了解,请你去帮帮殷雪,她好像是中邪了,请了好多法师都没把她俩换醒。”殷雪的爸爸殷立来到商语的家中

住着花草,露珠,爱情

着急忙火地拆开包袱,为首的看了看,点头说是。原来包袱里是几扇叶片,那几个人把叶片装在电话亭脑袋上,再鱼贯而入,都挤在电话亭里。接着,是缓缓的等待,是每方砖、每杆路灯早已习惯的等待,是叫太阳为难,不知该快些还是慢些的等待。又有几阵子风来回溜过,街口几堆垃圾被稍稍挪了挪位置,狗没来凑热闹,街口没有热闹。

夏琉璃捂住肚子,平息了一下剧烈的呼吸疑惑的问道:“这吸血怪物怎么突然不追了?奇怪了?”

“我为什么要去啊!我很讨厌殷雪的,从小学到大学虽都是一所学校,但她一直就欺负我,一直很喜欢恶作剧戏弄我,不行。”商语

还有我们的前世,远处传来

叶片转了,转得突兀,悄声不响,每方砖、每杆路灯都惊奇地看着,看着电话亭缓缓上升。电话亭里一个人艰难地挤出点空间,点了一根烟,电话亭越升越快,鲜红。

辰宇又看了看前方那一片越来越大的火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声说道:“不好!是不是明杰他们那里起火了?这个方向可就是他们那边啊。”

“大叔,求你了,以前是家殷雪不对,我现在慎重向你道歉,麻烦你了。”殷立

几声鸟鸣,我们都听见了


夏琉璃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安的说道说道:“那我们赶紧回去帮忙吧。”

“哎!真是烦死了,你都青自出马了,那就原谅她一次,你可得稍等一会,我要准备些东西一会就去你家。”商语

却不能确定来自何方

2017.01.31  凌晨

说罢,二人又提着刀拼命的向前方冲去。

欧阳美子掐指算了算“梦境,快,殷雪的爸爸请现实中的商语来帮忙了,等会唤醒她们了,就大事不妙了。

月亮走过的路,淌着忧伤

越来越近了,他们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大火,黑色的浓烟四起。夏琉璃的心砰砰的乱跳着,难道明杰他们真的出事了?

大家都做好了准备,没想到商语追来了,“殷雪,我等你很久了,你总算是来了,请你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活了下去,我恨你!”说着商语正要动手

流动的故事,从掌心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