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这个时间看到一个姑娘,醒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日期: 2020-05-07 23:20 浏览次数 :

地铁站台上人很多,拥挤、混乱,我早就习惯了,这不过是北京普通的一天早上7点45分。

文 /柒月当铺

  2017年2月14日7点整,我努力睁开酸胀的双眼。

很高兴我能变成目前自己喜欢的自己,也很高兴我能在变成自己期待的样子后碰巧在不错的时间遇见你。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我每天都赶在这个时间左右来到地铁站,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在下了地铁转乘公交车赶到公司上班不会迟到。还有一个原因,我常常在这个时间看到一个姑娘,一个我喜欢的姑娘,一个大多数人都会喜欢的姑娘。

凌晨3点,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在安静的街上走着,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声。今天夜里我要去的是地铁站,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每天早晨什么要醒来,醒来究竟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对于不同的人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吧。

1.


她常常穿着浅色的衣服,修长的身材,淡淡地站在人群中,仿佛一朵在风中微微摇曳的百合花,散发出幽幽的清香。我总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的侧脸,她有一个小巧微翘的鼻子,在地铁站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到了,那个地铁站就在不远处。众所周知,地铁入口处是一个三角形的建筑,入口的楼梯则从地上延伸到了低下。现在早已不是地铁营业的时间,大门的卷帘门已经拉下,我走过去,拉了拉门,门却纹丝不动。

  有人被闹铃吵醒,会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把这该死的已经听了一万遍闹铃音乐改掉;有人被另一半细细簌簌的穿衣声吵醒;也有人因为陷入恋爱早早醒来,心跳得好快,必须要听几首情歌才能恢复平静。

我挺喜欢咬人的。

    午后阳光暖暖的,见惯了帝都被雾霾笼罩,突然的蓝天让人忍不住心生荡漾,只是却没有胃口,就溜达着去超市买了盒唇动。回来坐在公司楼下休息区的台阶上,静静享受沐浴在阳光下的感动。

每次,不管人再多,我都能很快发现她的身影。因为我很熟悉她的背影,她走路的姿势,她轻抚头发的手,即便是她不时变换的发型也在我心里深深烙下了一扫就能自动识别的二维码。

我微微一笑,对此我早有准备,我拿出一根细铁丝,准备开锁,突然之间我感觉地铁站里面忽然闪过一阵亮光,嗯?是地铁的巡夜人员?我急忙收起我的细铁丝,站起身来,走到地铁站的侧面,透过玻璃向里查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而我醒来的意义再简单不过了。

当我第一次咬他的时候,他吃痛地小小声喊了一下“怎么好端端非要咬我”。

      我喜欢冬日的阳光,喜欢它在凛冽的寒冬中,毫不吝啬的给予温暖。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她,看不到她我的心就会很失落,连早饭都没心情吃了。不过今天很幸运,我走下地铁站台,第一眼就看到了她。今天她穿着一件浅粉色的长款羽绒服,微卷的长发温柔地披在身后,看着就让我觉得心里很温暖。

难道刚才是幻觉?我再次走到大门处,拿出细铁丝,就听“咔”的一声,门打开了。我轻轻的拉起卷帘门,轰隆隆的声音在深夜里显得特别刺耳。

  我要吃早饭。

我说我习惯了咬男票,他就开开心心地把我抱怀里:“那就咬吧”,还在脸上pia叽地亲了一口。

     我的内心还有一点期待,能够遇见你,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喜欢去哪里吃饭,会走哪个门,甚至,你现在可能已经在楼上午休了,可是没关系,不是吗?你来或不来,我都会在这里,不离不弃。

图片 1

我有些心虚,不敢把门拉的太高,害怕那轰隆隆的开门声被人听见。当拉到恰好能让一个人爬进去的时候,我趴在地上挤进了地铁站。

  没错,我睁开眼从被窝里爬出的动力,不是恋爱,不是工作,也不是为了什么美好的早晨,我只是单纯肚子饿了。

2.

     尽管在脑袋里臆想过无数次,可是看着你走过来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跳的一塌糊涂,只好低头拼命扒拉着手机,一副岁月静暖的样子,顺便把耳机调静音,于是,我听到你和同事说,你们先上去,我抽根烟。我抬头偷偷的瞄了你一眼,你背对着我,明明很远的距离,我却仿佛还是能看清楚风吹动了你的哪一根头发。其实我很少看你的背影,由于工位的缘故,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你的侧脸,那个让我无比痴迷的侧脸。

地铁来了,我随着她身后上了车,今天人格外地多,我被挤到了她的身旁。我的脸距离她的脸不超过30厘米,我的心跳得很快,这是要眩晕的节奏啊!我甚至不敢呼吸了,害怕惊扰了梦中的人儿。我痴痴地看着她的侧脸,这张让我魂牵梦萦的面孔啊,如果这时候我开始流鼻血,我想应该也是不过分的。

我正准备站起来,却感觉地铁站里面又闪过一阵亮光,难道地铁站深夜的时候还真有人守夜?我一直以为里面是空无一人,怎么办?我是继续前进吗?想了想,一咬牙,我站了起来,沿着地铁站的台阶往下走。

  放一桌火锅在我面前我也是吃的下去的。

去医院看望完奶奶,心情有点不太好。

       我不知道是有多久,我觉得很久很久,但好像也就抽一根烟的功夫,看到你扔掉手里的烟头,我又低下头扒拉手机,继续假装我的岁月静暖。

有风吹来,她的一丝头发拂在我的脸上,还有她微甜的香水味,我全身有种酥麻的感觉,这感觉该如何形容呢?我突然看到车身上有一张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的宣传画,上面有句话正是我此刻的感受——这酸爽简直叫人不敢相信!

我知道,台阶的尽头是一条走廊,尽管此刻的走廊漆黑一片。我拿出手机,准备打开手电筒,却又想起刚才的那白色的亮光。

  妈妈照例早早出了家门,外婆把煮好的小圆子已经放在桌上,上面撒了细碎的红糖颗粒,还有外婆自己做的笋丁烧卖,咬下去一包鲜汁,白煮蛋被均匀地切成两半,被缓缓浇上一汤勺酱油,用手指去拿的时候碰触到鸡蛋白温暖软滑的质地...

我们本就约好去吃好吃的,他坐地铁过来找我。

     我不知道你走没走,就像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到我的面前,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已然撞进你的眸里,逆光的方向,我有一瞬间的恍惚,那一刻,你像极了自带着光圈的天使,我看到,阳光在你身后肆意的流淌,我看到,那些飞扬的灰尘在阳光中起舞,我看到,一缕阳光透过你轻轻的落在我的掌心,我看到,你的唇瓣阖动,大脑一片空白的我自然没有任何反应,你轻轻的踢我的脚,叫回我的魂,我木讷的说了一句,怎么了。你问我,吃饭了吗?我想,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了吧。有一瞬间的迷惘,我是吃了还是没吃,脑袋却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你眉毛一挑,说,走,哥带你去吃饭。那一瞬间,我仿佛听到内心爆炸的声音,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喜岂是我左心房和右心室能承受得住的?

不远处有个人接了个电话,说道:“亲爱的,明天情人节想到哪里吃饭啊?”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薄薄的黑色布包,套在手机上,再次打开手电筒,光果然暗淡了很多。我走在地铁的走廊里,没有一丝的声音,走廊两边的墙壁上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微微泛光。

  这才是美好的早晨。

我在地铁口趴在栏杆上玩手机等他,想着见到他就想扑他怀里难得地求个抱抱,玩着玩着手机还默默在心里埋怨地铁怎么这么久。

     你伸出手,示意拉我起来,修长,白皙,这双我觊觎了良久的手,现在,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拉到,我内心还在天人作战,要不要矜持一下,然而手却已经搭了上去,我看到你嘴角轻扬,我都能想象到我自己那副垂涎欲滴的嘴脸。

情人节!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我的心揪紧般痛!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她会跟谁过情人节呢?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我走到了闸机前,摸了摸裤兜,貌似我没有带公交卡,怎么办?既然没有人,我就……

  “今晚没有活动?”外婆今天在脖子上系了一条橘红色的丝巾,略有些银白的头发刚刚剪短到盖过耳朵,显得时髦极了。

突然间身后有股淡淡的熟悉香味与温暖环绕,我就“欸~”,把心里想着的“可恶啊居然被抢先了好气”塞回脑海,转身被他牵着出地铁口去浪。

        我的手冰凉,你的手心,有一层薄薄的汗,却比阳光温暖许多。

她好像也听到了,转过脸,似乎扫了我一眼,我屏住了呼吸。这时到站了,人群中一阵骚动,她被撞了一下,“啊!”她轻呼了一声,手机滑落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猛一伸手在半空中接住了手机,递给了她。

我一跃而起,跳过闸机。再次下楼,来到了地铁站台上。

  “哦...有的吧...”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3.

        我转身拿起台阶上的唇动,撒娇手凉,要你拿着,你却看着我,轻轻的说,那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拿着手呢?我愣了,喏喏的说,好像也可以哈~我看到你笑了,眼睛里的明媚比阳光更甚,若无其事的揉揉我的头发,接过唇动,拉起我的手,一气呵成,我却沉浸在你的摸头杀里久久找不着北。

她有些惊讶,旋即嫣然一笑道:“谢谢啊!你身手真快啊!”

站台上依旧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光线,只有手电筒散发出的微微光亮,让我看见空旷的站台上的板凳孤零零的呆在那里。

  “蛮好的蛮好的!让人高兴!”

集队完他给我打电话,叫去吃饭,他在楼下等我。

     我以为,是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原来却是你有的样子,我都喜欢。

我做梦都没想到她会主动和我说话,她的声音很好听,笑容很好看,我想我的脸一定红了。

突然,站台上的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显示,最近的一班地铁即将抵达。来了,终于来了,那般传说中的地铁终于来了。

  “哈?”

我拿着充电宝边下楼梯边充电玩手机,完全没抬头,下到楼后余光瞥到他在不远处玩着手机就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呵呵”,我傻笑着摸了摸头道,“没什么,我平时练过的。”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好盯着她的发梢。

我透过站台上玻璃隔离门盯着远处的铁轨,我已经看见远处传来的地铁灯光了,来了,马上就要来了。

  “今天是情人节啊,是不是?”

快到他面前时猛一抬头,想笑着看他,不料他已展开双臂猝不及防抱了我一下,松开时还满脸笑意。

     只是这样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距离,大概几回魂梦也是不能与君同的吧。

“我经常看到你呢!你住这儿附近吧?”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身体被人抱住了,我转头一看,被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身后已经站了一群人了,而那个抱住我的人,竟然还大声的喊道“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了”。

  “哎呀...我不是和情人出去啦。”

图片 2

图片 3

她也注意过我吗?我的心狂跳起来,我猜全车厢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一种巨大的甜蜜感如山洪暴发般倾注进我的全身,我想我快融化了。

他们也想上地铁吗?他们也想去那个地方吗?可我没有阻止他们啊,他们干什么抓我?我大声的喊着“让我上车,让我上车”,我挣扎着,想把那双抱住我的手掰开,但是抱住我的人力气很大,我没有挣脱开。

  “那起码也是好的男青年吧?”

4.

几回魂梦与君同

“不,不是啊,我,我是转车到这儿坐地铁的。”我的嗓子有些发紧。

地铁已经缓缓的驶入车站,然后又缓缓的离开,我看着逐渐驶离的地铁,眼中流出痛苦的泪水……

  “晕,究竟怎么定义好和不好啊。"我努力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特别无辜。

有时候他确实贱兮兮的,老是会说些特欠扁的话。

“哦。”她应了一声。


  "我走了,上班去了,丝巾不错!”我用手指捏起半个鸡蛋直接塞到嘴里。

在外面我都会憋着,默默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上一笔,然后他就低头看我,笑得眼角鱼尾纹全显出来。

短暂的沉默,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张头,你力气可真大,竟然让他没办法挣脱”一个身穿警服的小警察对着一个中年警察说道。

  “等一下!”外婆冲过来拉住一只脚已经在黑色大皮靴里的我。

这家伙明明比我还小得是多爱笑才会已经有眼纹了呢,不过眼睛大也许比较容易有皱纹吧,想着想着再加上他会转移话题我的记仇模式就off了。

我想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我不想遗憾终生,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

“嘿嘿,那是,让你们多练练,你们还不相信”中年警察说道。

  我过完23岁生日以后,外婆每天早上都要在阳光下仔细端详我的脸。她的理由是她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套从皮肤就能窥见身体状况的方法。

啊什么时候我居然这么没志气惹…!

“你知道吗?我关注你很久了,每天早上我都在地铁站期待你的出现,看到了你我就觉得北京是多么的美好,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我感觉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喷薄欲出,却无从说起。

“嗯嗯”小警察使劲点着头,眼中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我很怕她又要对我说出“你最近湿气重以后不要半夜洗澡”的那套说辞,只好内心翻着白眼让她看,心里却在考虑今天中午是去吃酱油汤底的大馄饨还是油汪汪的牛肉拌面。

5.

图片 4

“没想到这三个人这么容易就抓到了,而且每个人都和傻X似的打开手电筒,生怕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一样,哈哈,最好笑的是,他们还要上车,我都不知道上什么车”小警察嘴里碎碎念着。

  听着Russian Red走进地铁站,站台上照例站满了人,大家都神色疲惫,面无表情,熟练而又机械地用各种技巧挤上地铁。

他会撒娇会耍赖还特会粘人,像口香糖一样巨黏甩都甩不掉,在有人没人的地方都会要亲亲,但我又特不习惯在别人面前亲来亲去的。

她的脸红了,含羞一笑,轻声道:“我哪有那么好?”

“……”张警官正要说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又是情人节...晚上约谁呢...”

有次他又暗搓搓地把脸凑我鼻子旁,我指了指有人的方向说“你看那边有人呢”。

我急道:“你真的很好!非常好!我,我很喜欢你!”说完我热切地看着她,我真希望此时空中打出一个字幕,上书四个大字——“情深似海”。

“张警官,谢谢你”一个身穿白大褂,医生摸样的人,朝着中年警察从远处走了过来,向中年警官伸出了手,中年警官连忙也伸手握住对方的手。

  尽管刚刚和外婆说了晚上有约,但那只是不想早回家的借口。

他可能就以为我会像以前那样把他脸推开又或者自己默默远离他的脸,然后我突然就往前凑亲了他一下,可能那时候心情好而且是晚上少人的地方我胆子也肥了吧哈哈哈哈哈。

她笑道:“其实你也挺好的,我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你很特别。”

“要不是你,今晚这几个病人还不弄出点大事故啊”医生摸样的人一脸的心有余悸。

  谁会愿意在长辈面前赤裸裸地展现出自己没花头的一面呢。即使长辈什么话都不说,但那眼神里也或多或少透露出了“没关系的,你还是很棒的”的同情感。

他重复我刚刚的举动不停地笑着,“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看那里有人,mua~”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感觉这班地铁似乎正行驶在外太空,因为我已经快飘起来了。

“哪能呢?我们一直都派人跟踪他们,原本是想找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不要在住宅区,以免惊扰民众,谁知道他们竟然全部都来了地铁站,这倒方便我们了。哈哈”中年警官轻松的说道

  我突然看到有个帅气的男生走了过来,深栗色的头发都向上拢起,拎着一只saint laurent的黑色手袋,戴一副大大的眼镜,精瘦干净,双眼皮深邃极了。

我俩笑作一团,黑夜可能真的是最佳的保护色呢,我居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热血涌进我的胸腔,我猛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柔软温暖的手,我愿牵着这只手走遍天涯海角。

“对对,要是惊扰了民众,我们医院的责任可就大了”医生摸样的人一脸讨好的摸样,“不过这件事,还请不要过于声张,我愿意担这个病人逃跑,监管不力的责任,但是千万不能曝光给民众啊,要不然我们的医院名声,可就全毁了。”

  这年头,不背双肩包上下班的直男都少之又少,有的时候运气不好,挤地铁的时候还要被迫看着前面男生肩头白白的头皮屑。

图片 5

“我没房没车没北京户口,工资也不高,你,你会喜欢我吗?”我的声音都快哽咽了,眼角也湿润了。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你还是先把病人送回去吧”中年警官说道

  突然看到这样一个男生,我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6.

她看着我,眼神清澈而温暖,缓缓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们在一起。”

“哎哎,我这就把他们送回去,谢谢你了,张警官”医生模样的人应声不迭。

  就在我偷偷对着他的侧颜发送小爱心的时候,“啪”的一声,这个男生手里的手机突然不知为何突然滑落,而刚进站的列车门突然开启,我们一起看着手机不偏不倚掉进了地铁和站台的缝隙中。

看到大家晒朋友圈说喜茶好喝,而且图片上看那个杯子颜值也高,于是我被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但苦于每家喜茶排队的人都九曲十八弯而打消念头。

我被人猛地一撞,恍惚之中,犹如隔世,大概是每天晚睡早起赶车太疲惫的原因,我刚才迷迷糊糊打了个瞌睡。

远处,一辆救护车慢慢开远,车身上写着“XX市精神病院”……

  “妈的!操!”没有任何防备,美少年瞬间露出如此一面。

出门去浪凑巧在西城都荟发现一家新开没多久所以人不太多的喜茶,我们就去排队买了,但是人也还是好多,小小一家店面堆满了人,空气也渐渐变得燥热,他叫我出去透透气等他,他来排队。

那个姑娘已经到了门口,下站是灯市口,我知道她在那站下车。

End.

  工作人员拨开人群围了上来,站台上也响起了“本列车因故障稍作停留”的广播。

外面有点风,吹得我头发乱乱的,确实比里面凉爽很多,手机快没电了,我盯着排队和陆陆续续出来的人流,有种不可名状的异样感觉。十来分钟后他出来了,一直四处张望着找我,我在不远处看着他就想笑。

我猜她一定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否则她不会如此淡定地低头玩着手机。她也永远不会知道有个人每天在7点45分的地铁站台上偷偷地看她,偷偷向她表达爱意。

  车上的某中年男子开始骂骂咧咧大发牢骚,他腋下夹着一个光滑的皮包,另一只手吃力地扒住车门。

他看到我了,提着喜茶的小纸袋迎面走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还一直看着他笑,风还在吹,我的头发也还乱,有点遮住了我的视线,我想伸手抱他。(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哈哈哈哈哈)

“你好,我喜欢你”这句话我永远说不出口,就像“老板,我想加薪”一样,我只是个软弱并善良的人,没有帅气的面庞,没有修长的大腿,没有侧漏的霸气,没有不羁的率性,我有的是足够的自知之明,我全靠它在这地球上活了这么久。我还有忧郁的眼神、稀疏的胡子、凌乱的头发,不过这些只能帮助我蹲在地铁口混点饭钱。

  美少年回了一句嘴, 中年男子的火气被勾了起来,没过几秒钟,工作人员又拨开人群忙着去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

图片 6

即便如此,这世界纷纷扰扰,总有些事情需要相信,比如爱情。这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并不会带给你什么力量,相信了反而会给你安慰。

  我默默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我老板。

  “不好意思,今天要迟到了。”我纠结着是用瞪大双眼红着脸的emoji还是大哭的表情作为此句话的结尾。

  上午11点,Miranda照例踏着她钟爱的tods平底鞋悄无声息地站到我身后,看着我捣鼓excel30秒以后,把她的星享卡扔到我的键盘上。

  “我一会儿在董会开会,你直接送进来。”等我反应过来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扭着屁股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对了,中午别忘了打电话让Cherry让前台下去拿我的外卖。”她甩了甩乌黑的及腰长发,对我补充说明。

  让Cherry让前台去拿外卖?

  那不就是让我去拿外卖么?

  我走到星巴克,和平常一样,在我摘下防蓝光眼镜推开门的一瞬间,那个身材瘦弱皮肤黑黑的星巴克小哥就已经捕捉到我的眼神。

  他对我无声地用口型说:“老花样?”

  我微微一笑。

  等我走到收银台前,咖啡就已经做好了。

  收银的女生似乎是新来的,在我说完第一遍“双份浓缩低咖啡因加热的脱脂奶到杯子一半超过一点点”,她眼神茫然地看着我。

  “双份浓缩...然后...”过了半秒,她试图重复。